卷首語

 

 

 

 

2011年是我國社會保障事業快速發展的一年,讓我們梳理一下,這一年所實施的社會保險的法律法規:

 

1、2011年1月1日 新《工傷保險條例》

 

2、2011年7月1日 《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

 

3、2011年7月1日 《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若干規定

 

4、2011年7月1日 《關于失業人員領取失業保險金期間參加職工基本醫療保險有關問題的通知》

 

5、2011年7月1日《關于對用人單位欠繳社會保險費加收滯納金有關問題的通知》

 

6、2011年10月15日 《在中國境內就業的外國人參加社會保險暫行辦法》

 

我國自1992年開始在全國主要城市試行繳納社會保險,歷經20年的發展,最終完成《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的法律程序。

 

 

 

亮點一:全民覆蓋

全民覆蓋的社會保險制度框架是社保法最重要的亮點,將我國所有用人單位和個人都納入社會保險制度的覆蓋范圍。目前,北京市已建立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城鄉居民養老保險、城鄉無保障老年人福利養老金制度以及機關事業單位退休金制度在內的四位一體的養老保障制度體系,實現了養老保障制度城鄉全覆蓋。

 

同時,積極探索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居民醫療保險和新型農村合作醫療保險關系的轉移接續及異地結算,形成統一經辦、運行有序、覆蓋全民、相對公平的全民醫療保障制度體系,基本解除城鄉居民看病的后顧之憂。

 

 

 

亮點二:基本醫療保險報銷范圍調整

對醫療保險三個目錄做了調整, 基本醫療藥品目錄從2118種調整到2511種 ,診療項目目錄增加到5000多種,醫療服務設施標準以及急診搶救的醫療費用支付范圍也作了相應調整,在一定程度上再一次加大了醫保目錄的“容積”,醫療保險報銷范圍進一步擴大,將更多地讓利于民。

 

 

 

亮點三:全國養老保險轉移接續

社保法中規定個人跨統籌地區就業的,其基本養老保險關系隨本人轉移,繳費年限累計計算。個人達到法定退休年齡時,基本養老金分段計算、統一支付。明確了養老保險全國轉移接續,北京市已實現養老保險、醫療保險的跨省轉移接續,并出臺了基本養老保險關系異地轉移接續相關問題的處理意見,解決了在京參保繳費,并符合在本市按月領取基本養老金條件的外埠戶籍職工退休的問題。

 

 

 

亮點四:工傷保險提高賠付標準

北京市大幅度提高了工傷保險待遇,將原由用人單位支付的工傷職工“住院伙食補助費”、“統籌地區以外就醫的交通食宿費”以及“終止或解除勞動關系時的一次性醫療補助金”,改由工傷保險基金統一支付。這進一步規范統一了工傷職工的待遇標準,同時減輕了參保用人單位的負擔,提高了企業參加工傷保險的積極性。

 

 

 

亮點五:生育保險不分戶籍都能享受

北京市生育保險參保人群覆蓋范圍擴大,取消戶籍的限制,外地戶籍員工必須參加生育保險。今后,外地戶籍的員工也能和北京市戶籍員工一樣享受生育保險待遇。

 

目前北京市生育保險參保人數為392.1萬,政策調整后,生育保險有望擴大受益群體400萬人,最終參保人數會達800萬人的規模,基本覆蓋北京用人單位職工。

 

 

在社會保險法實施過程中,還有待完善的方面,比如:

 

一方面:醫療保險覆蓋范圍有巨大漏洞,部分人群醫療負擔較重;

 

由于人口進入老齡化及糖尿病等疾病發病率上升,導致我國老年人醫療費用攀升,我國家庭的醫療成本直線上升,很多大病、重病的醫療費用個人及家庭負擔過重,致使很多人在患有大病、重病的情況下,沒錢承擔醫療費用,而放棄或延誤治療。

 

二方面:經濟繼續增長,幸福感受挫

 

根據統計:私人消費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從2000年的46%下降到2010年的33%,農民和民工是中國制造的主力軍,經濟增長了,他們的幸福感卻在下降,他們關心的利益包括醫療保險、退休金、以及子女的免費教育權,而這些難以得到保障,最終導致經濟增長與幸福不再那么緊密,消費能力和生產力也隨之下降。

 

三方面:企業承擔社保繳費負擔過重,對企業不公平;

 

目前企業負擔較嚴重,人工成本持續上升,中小企業面臨著生存危機。

 

對于北京的企業來說,五險一金及社保法規定繳費之和相當于員工工資總和的44%,如此高的繳費使企業負擔很重,而且企業面臨著每年員工都需要漲工資,因為物價在上漲,況且每年社;鶖刀荚谏险{,企業承擔著社保費用逐年在遞增,再加上社保法的剛性特征,如果企業沒有按時、足額繳納社保將面臨著嚴重的罰款和其他制裁。

 

四方面:生育津貼賠付對企業不公平

 

在社保法中明確規定,員工的生育津貼按照職工所在用人單位上年度月繳費平均工資計發,北京市地方法規中規定,生育津貼即為產假工資,生育津貼高于本人產假工資標準的,用人單位不得克扣;生育津貼低于本人產假工資標準的,差額部分由用人單位補足。

 

這樣勢必會造成,企業在員工生育津貼支付方面承擔不應屬于企業的支付范圍,而社保法有意偏袒政府的社保機構,確實存在對企業這種法人機構的不公平、不尊重。中國企業在社會保險方面擔當著繳費主體、費用逐年遞增和法律制裁及人格不平等的境況。

 

養老、醫療、住房、失業、工傷、生育是維持我們基本生存的核心內容,它們也決定了我們的生活質量和幸福指數及生命的延續。我們希望各級政府在調動和整合社會財富和資源方面,為老百姓提供更多的社會福利,為企業減輕各種稅賦負擔。

 

 

 

 

 

3D中国 新浪体育英超联赛 天天爰海南麻将安卓版 qq分分彩漏洞 公司股票下跌 重庆麻将规则 钱龙捕鱼视频 北京福彩快乐8开奖 规律公式极限七码中特 15选5走势图20 加拿大快乐8预测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