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工簽署的承諾放棄社保協議是否有效?

 

 

文/翰爾森顧問

 

 

 

【案情簡介】

 

小張于2012年6月應聘到某公司擔任銷售工作,由于小張擔心工作不穩定且今后可能不在北京發展,覺得拿到手里的工資多更實際,對公司提出不想繳納社保的想法。

 

公司考慮到風險問題,一方面與小張簽訂勞動合同后,催促其提交資料,但另一方面也考慮到公司成本和員工的實際情況,最終決定等小張試用期過了,再考慮給其繳納社會保險;另公司為保險起見,讓小張簽署了承諾放棄社保的協議。

 

在試用期期間,公司并不滿意小張的表現,決定與小張解除勞動合同。但小張了解到雖然自己繳費,但是公司繳納的社保費更高,且能享受到如看病報銷等待遇;想想繳納社保的好處,且公司也不用自己了,小張覺得虧了,故要求公司補繳試用期的社會保險。

 

公司覺得小張出爾反爾,并提出證據“小張入職時曾書面承諾因自身原因不繳納社保,并承諾放棄對用人單位主張補繳社保的權利”,故公司可不為小張辦理補繳。

 

那么小張和公司,最終誰能贏得法律的支持?

 

 

【案件分析】

 

這個案例聽起來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實際上企業絕對是敗訴的一方。企業對社會保險的認識存在盲區,在用人之初就忽視了社會保險的重要性,以至和員工發生問題時無法找到合理合法的解決之道,只能付出更多的成本去解決問題。

 

 

在現實工作中我們經常會遇到這樣的情況,必須掌握以下關鍵點:

 

(1)首先,企業必須認識到社會保險的強制性。

根據《勞動法》、《勞動合同法》、《社會保險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規的規定,社會保險費的征繳是用人單位的法定義務,也就是說,只要用人單位和勞動者建立了合法的勞動關系,用人單位和員工應當依法繳納各自應承擔的社會保險費。

 

在這種情況下,法定義務不能通過約定而免除。雖然雙方進行協商約定,企業有員工簽署的書面協議,但在法律上協議無效,不妨礙員工向企業主張補繳的權利。

 

另外,此案例中員工不僅還可以用人單位未依法為其繳納社會保險費為由提出解除勞動合同并要求用人單位支付經濟補償,即用人單位未為勞動者繳納社會保險費已成為勞動者可行使單方解除權并要求用人單位支付經濟補償的法定理由。

 

 

(2)其次,企業在試用期內不繳費之后補繳的做法是風險極大的行為。

企業不能存在僥幸心理,錯誤地認為和員工簽訂勞動合同后,何時繳納社會保險可以自行決定。法律明確規定試用期包括在勞動合同期限中,同樣屬于勞動關系的存續期間,企業與員工建立勞動關系后應及時為員工繳納社保,補繳一方面產生滯納金,另一方面如員工發生工傷、醫療等問題時企業需要承擔未為其繳納社保而產生的額外費用甚至訴訟。

 

 

(3)再者,員工如不同意繳納社會保險,需采取有效手段及時解決,以免產生后患。

在企業規章制度(如員工手冊、勞動合同)中明確規定員工如不同意繳納社?勺鳛椴环箱浻脳l件之一,與其解除勞動關系;入職時加強社保的宣傳,使員工了解社保政策并說服其繳納社保。

 

 

 

 

 

3D中国 广东潮汕麻将 网赚 论坛 捕鱼大亨客服电话 江苏体彩七位数开奖官网 开元棋牌网站 上证指数收益率 微乐麻将怀疑开挂怎么查 街机无限金币破解捕鱼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 香港正版一波中特